某某公司
宠物清洁

忧的是那女孩家张口要二十万

  66年人,高中文化,早年托贵人相助进了义煤集团,落了城镇户口,因为学历在那时算出类拔萃的,所以,也得到提拔,一步步的从工人,往上升队办事员,班长,直到掘进队队长,然后就止步于此了,到现在,依然是队长职务,煤矿停了两年了,我就留守等退休,手续办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就不用整天去矿上签到,能到别的地方打工赚钱。

  媳妇是邻近村子的,爹娘走的早,她唯一的亲哥哥还不孝顺,早就走断了路,她和她大姐,死撑着拉扯底下尚不懂事的三个妹妹,也是苦出来的人,但我年轻那会儿对她并不好,我年轻气盛,觉得这日子没个熬头,吸烟喝酒打牌,也没少朝她撒气,现在想想,我真不算个人,活过这些年头,才晓得她对我对这个家真是一片真心。以后得对她再好点,不能再让她背地里流泪了。

  我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不管咋着香火有了延续,忧的是那女孩家张口要二十万,我已经拿出大半辈子积蓄在老家县里地段很好的位置买了一套小区房,公积金还有三四万,还真没多少钱拿给人家,大儿子打电话讲他能拿出来八万,女孩自己打工攒下五万,也拿出来,我给我姐夫商量着孩子的结婚日子,小儿子到十月份就领着女孩回老家了,他准备走我的老路,下井,因为离家近,能顾家,我是不大情愿的,供他上学就是不想再让他跟我一样下井,唉,没办法,儿孙自有儿孙福,先由他去吧。等小儿子的事落一茬,就得给大儿子搞套房,盯着他结婚生子,那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我母亲08年走的,08年我确诊毛细血管炎,病来如山倒,好在缓解住了,只是隔一段时间去郑大一附院复诊,天天吃着药。老家还剩下我老父亲,再有一年,就九十了,不想给他张罗着过大寿,感觉老人忘生会长寿,老人现在驼背的很,但身体好,老宅子旁边还栽着烟草,老人经常没事靠着大门吸旱烟,还能下地摆治庄稼,也能蹬着三轮去镇上赶集,等19年春节老人家还能抱上重孙,好得很。我很期待明年春节,一家人齐聚,又添新成员,到时候拍个全家福,已经有十几年没拍过全家福了。

  我这辈子,没甚大出息,撑得住这个家是我顶大的能耐,等大儿子事忙完,就看看能不能把老宅子翻修一下,院里空地栽棵梧桐树,树下修个水池子,养几条金鱼,再搭个葡萄架,养个猫狗,算是给自己和媳妇的这大半辈子辛勤劳作的犒劳,哦对了,再支个秋千,给孙儿们玩,希望孙儿们寒暑假都能来老家,我就在院里给他们支个锅给他们炸土豆片,炸鸡腿,搞烧烤,煮麦仁茶,城里不让放烟火,他们来,晚上我就给他们放烟火。想想,日子挺美的。

  对他来说,中年男士他在想阖家团圆,重庆时时彩官网想幸福安康,想万事顺遂。小时候我们羡慕爸爸妈妈可以为家里做主,可以把家里的事安排得妥妥当当,他们就是我们的一把大伞,当我们慢慢向他们靠近的时候,才觉得我们所以为的妥妥当当,后面都是伤痕累累。

  一起一件玩具、邻家的女孩、冒着烟的冰棒就是我们的全部,人到中年,柴米油盐酱醋茶,儿女的哭笑,漂浮不定血压,都足以让我们喘不过气来,一起放眼世界,图一份风花雪月,现在在不大的房间里,图的是一份顺利和平安。

  前一阵子赶上插秧了,大儿媳要生了,老伴只能赶去照顾他们起居,十亩水稻田全都要自己一个人栽。每天早上四点多就到地里了,一直干到夜里九点,中午回家随便吃点剩饭,一个人也不想烧锅,有时热的反胃想吐就喝点凉水,到地里接着干活,一张爬满皱纹老脸晒脱了皮也黑的不成样子。

  值得得意的是虽然我一个人插秧也没有比别人家慢什么,拼命干了半个月也算是栽完了,一季农忙要了我半条命,也不敢多歇又回到建筑工地上去了,偶尔请假回来打打农药除除草。两儿子还算孝心,给我钱让我包给人栽,我哪舍得钱啊,现在种地也不赚钱了,辛辛苦苦一季下来一亩地也只挣1200块,还得风调雨顺。

  大儿子去年结的婚,赶上今年添丁,在苏州按揭买了房,小儿子也大学毕业四年了,准备下半年成家,在南通买了房和车,两个儿子也算争气,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欣慰了。他们也都不容易,我老胳膊老腿的,能忙一点是一点,尽量减少他们的负担。

  老伴去大儿子那了,找了份保洁的工作,也好,省得跟着我风吹日晒。我在家种地加打工,再攒点钱给小儿子结完婚,这地我也不种了,两儿子老早就叫我地不要种了,他们哪知道我的顾虑,家里还有点债要还,等到债还完我就到城里打工去,随便哪里招人,找点活做做,不能闲着。

  爷爷离开的那一天,爸爸发了一条朋友圈,何处哭诉,短短四个字,看出了一个中年人的无奈,明明已经早就准备好去接受这个现实,当自己成为中心,那种依靠消失殆尽的时候,想抓却抓不住。

  发了工资,给老婆转了9000,自己留几百块在卡里。还好,不抽烟不喝酒,天天加班没朋友不应酬,本来也没有花钱的地方。两个孩子上幼儿园得4000,还房贷2500,给老婆买社保700,还剩2000多一家5口人花。怪不得老婆累,这么算计着花钱谁都心累。

  所以男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生活很现实,负担的重量是如此的真实。以前有人做过做过调查,很多中年男性下班过后,都喜欢呆在车里,车里是属于自己,车下是一个父亲,一个丈夫,一个儿子。当生活不再是为了自己的时候,生活就成为了一种责任,有时会想抛弃一切,逃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但是看到在希望的老婆,在写作业的儿子,还有在藤椅上的父亲,所有幻想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