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公司
新闻动态
NEWS
宠物注意事项

就会叫住户到员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门前取件

  门牌,是一座楼房的身份证。如果找不到门牌,则对居民生活和相关机构服务管理造成很大不便。近日,天河区员村白水塘小区居民向信息时报记者反映,十多年来,他们所居住楼房都没有对外悬挂门牌。员村街新街社区居委会表示,已督促物管处设计临时门牌,解决居民不便。

  白水塘小区居民张先生反映,该小区门牌规划混乱,尤其是43~50栋,在外面没有悬挂门牌。

  “很多朋友上门找我,都找不到路,问了附近居民都不知道。去年,员村社区医院门前发生了火灾,消防车进来灭火,我在想如果我们那里发生意外的话,外面的人怎么找到路。”张先生称,居民一直为门牌的事奔走反映,但都没有下文。

  昨日,记者来到白水塘小区,按照门牌找到靠近黄埔大道中的是1~20栋,员村市场楼上的是35~37栋,员村市场对面的是40、41、42栋,但较难找到43~50栋。记者咨询了附近的商铺员工、保安、居民等13位街坊,才找到通往43~50栋的路——分别是员村市场西二门对面的楼梯是该区域的东门,在113中学金融城校区东侧围墙正对的是该区域西门,这几栋楼房是一栋多主楼建筑。

  记者留意到,该栋建筑有三层裙楼,四层起才是居民楼首层,共有九层,分为43、44、45、46、49、50栋,每栋每层约3~5户,共有130余户。大楼有两道门禁,分别位于东西门一楼入口及四楼各栋入口。而43、44、45栋三栋和49、50栋两栋分别共用一道防盗门。各栋门牌则挂在防盗门内部,没有钥匙无法入内看清门牌编号。另外,记者无法找到47和48栋。

  50栋7楼居民陈女士在白水塘居住了十多年,她告诉记者,楼下没有门牌的情况一直如此。“例如电视坏了需要维修等需要上门服务的工作人员,他们围着房子转圈都找不到。”陈女士表示,住户一般叫对方在员村市场门前等,再下楼接送,“确实比较麻烦”。

  44栋住户金女士居住了七八年,她表示快递员、外卖员等送货服务人员都不会上楼,“因为这里的门牌都比较复杂,他们免得麻烦。”同时,金女士称,有的外卖员利用跟着居民上楼,或者配备一条一楼门禁钥匙的方式通往四楼分发餐品。

  一位邮政快递员告诉记者,他们只要接到写着员村街白水塘35~60栋的快件,就会叫住户到员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门前取件,“我们不想去找,因为这里太乱了。”

  43等栋的一层是商铺。记者发现,很多商铺店主都无法说清自己的门牌号。店主苏女士在此经营了3年,她只能说出自己店名,不能写清所在地址。她只能在自制的宣传单张上写:“天河区员村菜市场(光大银行对面)”,利用标志性建筑来引导顾客寻找。

  记者在另一家商铺的营业执照上看到,该店铺描述地址为“员村白水塘40栋自编××号”,然而该栋楼上正是43~45栋。店主解释,自编号码是管理处提供,其并不知具体编制方式。

  员村街新街社区居委会一名工作六七年的工作人员称,白水塘小区门牌混乱问题由来已久。例如:顺着18~20栋的小巷寻去,尽头是40~42栋;50~56栋对面是21、22栋;还有一些楼号并不存在,如47、48、51栋。

  “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因为这里产权复杂,规划不统一。以前甚至有人擅自改变门牌。有时候,今天是45栋,明天这栋楼会变成48栋。”该工作人员称,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看房的人身上,自己也有经历过。

  对于门牌“失踪”所造成的不便,居民曾想过“自救”。张先生称,有居民曾经自制门牌号,悬挂在一楼,但不久却被“铲除”。新街社区居委会主任麦海表示,按照相关规定,只有公安机关才有权制作门牌,市民不能擅自制作。那是否可以重新改编呢?麦海认为,改编也会很麻烦,一旦改变编号,房产证、水、电、煤气等证件都要修改,工作量更大。“我们唯有希望能够在一楼增设门牌。但具体能不能做,还要看公安部门。”麦海说。

  据介绍,43~50(除47、48)栋,52~56栋分属粤华苑东西座。以往门牌混乱,从去年起,广州开展“四标四实”专项行动,公安机关已理顺相关楼房门号,并统一悬挂门牌号。社区民警张少雄解释,43~50(除47、48)栋因为起始层在4楼,按照相关规定,应把门牌放置到楼上。“既然居民提出这个问题,我再申请加做一个门牌,悬挂在一楼,但不知可不可行。”张少雄说,如果不批准,则建议物管处制作一个临时门牌。新街社区居委会表示,已督促物管处设计临时门牌,解决居民不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