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公司
新闻动态
NEWS
宠物注意事项

”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称

  目前,不文明养犬问题受到媒体和市民的高度关注,11月22日,广州市公安局透露近期养犬执法行动的成果,称8月以来的行动中救助收治流浪犬278条,并提出接下来可能针对广州市养犬条例进行改进。

  人为遗弃,遛狗时没有系狗绳,开门时狗狗夺门而出……不文明养犬行为催生着流浪犬的产生。随着市民经济水平的提高,饲养宠物成为流行的生活方式。而与此同时,供给过剩的宠物市场,几乎不用成本的遗弃,因照顾不周的走失,这三者都在制造流浪犬只。流浪犬,可以说是城市宠物热的一个副产品。

  针对流浪犬,全国各个城市都设置了救助和收治制度。以广州为例,一是建立了犬只留验所,二是建立了流浪犬的常态化救助收治工作机制。由于犬只留验所的设计容量有限,要动员全社会支持、关心流浪犬的救济工作,形成社会合力,这个过程中,民间机构成为救助流浪犬的重要力量。

  针对目前市民以及媒体高度关注的不文明养犬行为,广州市公安局于11月22日下午举行通报会。广州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五大队副大队长江巍介绍,根据目前最新数据,广州养犬登记累计约有10万只,一年接报涉犬警情4000多宗。

  今年以来,国内多地连续发生流浪犬伤人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在动物保护协会的志愿者们看来,流浪犬的数量日益增多,与部分市民的不慎重有很大关系。

  广州流浪犬的现状如何? 今年 7月14日,南都就“救济流浪犬,如何形成合力?”主题召开“坐下来谈一谈”论坛。

  广州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支队五大队副大队长江巍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在广州的养犬严格管理区即市区范围内,其实流浪犬较少。“我们经过这两年的执法整治,动员各个属地派出所进行无死角的救助,我们经常开展行动,留验所工作人员24小时待命。”所以,广州市区范围内流浪犬较少,主要是郊区、城乡结合部流浪犬比较多。

  对于流浪犬产生的原因,江巍表示,有70%-80%的比例是由于养犬人不负责任遗弃。《广州市养犬管理条例》规定,不得遗弃犬只。但是江巍表示,要证实遗弃这一点取证较难,在实操中一般是依据养犬没有登记进行处罚。

  广州市越秀区阿派关爱小动物社会发展中心负责人陈嫱告诉南都记者,流浪犬的存在几乎都是人为的,比如无序的繁殖,宠物狗在外面交配了以后生下来的小狗,可能就变成了流浪犬。还有一些是主人买回来的名贵犬种,养着养着不想要了就随便丢弃了。她建议,除了用救助取代喂养,还应建立完善的机制,通过规范的管理,从源头解决流浪犬问题。

  广州“宠回家”临时安置中心的负责人梁俭强也称,宠物狗被遗弃的原因大多是生病、年老或者搬家,还有一部分养狗人并没有做好喂养的准备,买回家才觉得不适合,就会直接把狗扔走或转送。

  义工Cherry告诉南都记者,狗生病只是其中一个理由,事实上遗弃的理由各种各样:有因为狗怀孕了不知道怎么处理遗弃的,有因为搬家不方便带遗弃的,有因为房东不同意养遗弃的,总之是“自己找一个理由”。义工们看到,狗在遗弃的主人那里变成了一件商品,而不是拥有生命的动物,“喜欢就买,不喜欢就扔”。

  走进位于白云区钟落潭马洞村的广州市公安局犬只留验所(以下简称“广州犬只留验所”),可以看到这里临山而建,环境清静,刚走进门即能听到此起彼伏的犬吠声,五栋黄白相间的三层小楼错落有致地分散在园内,色调明快而温馨。据了解,广州犬只留验所是目前国内软硬件条件最好的留验场所,也是唯一一个开放式的留验所。

  广州犬只留验所设有接收区、隔离治疗区、饲养区、训练区、宣教区、领养区等功能区域,以满足公安机关留置收治流浪犬、查扣的违法犬只等犬只的管理工作需要。犬只经过治疗和性格矫正后,符合领养条件的,将信息通过微信订阅号推送给广大市民,为其提供免费领养服务。符合条件的市民经市犬只留验所审核后办理领养手续(办理养犬登记),并接受工作人员的定期回访。

  但2013年至今5年来,仅有500多只狗狗被爱心人士从犬只留验所领走,领养率并不高。江巍表示,许多来领养的市民还是看颜值、看品种,甚至有人来专门找贵宾犬领养。事实上,留验所为领养人准备的都是健康、已注射疫苗、驱虫的犬只。

  公安表示,年满18周岁的广州常住人口,只要具有一定经济能力,愿意接受领养前的情况调查、培训及领养后的回访,即可申请领养犬只。为了留验所的犬只领养服务已向全市爱犬人士开放,领养人只需提前来电预约和来访,即可在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接触、挑选心仪犬只。现场领养犬只需提供本市固定住所的相关证明、本人身份证原件,并用银联卡即时缴纳500元的养犬登记费即可。成功领养后,警方还会定期对领养人的养犬情况进行回访,保护小动物权益。

  “我们现在设计的容量是500只,容量有限,所以(对于流浪犬问题)有待于社会形成合力,要动员全社会支持、关心流浪犬的救济工作。”江巍表示。在这种情况下,民间机构成为救助流浪犬的重要力量。

  “宠回家”流浪狗临时安置中心位于广州芳村,“救助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犬只被遗弃的速度。”“宠回家”现任负责人梁俭强告诉南都记者。两年来,他所在的公益团体一直致力于救助流浪狗,最终的目标是希望给这些狗狗们寻找一个新的家。这里的一部分流浪狗是2016年5月27日的“黄沙救援大行动”中解救下来的。

  当时,有志愿者在广州猫狗救助圈里报料,黄沙一辆大卡车上装着各种猫狗,其中还有一些明显就是宠物狗和宠物猫。梁俭强与猫狗爱护者们一起,联系了相关执法部门,将这批猫狗解救出来。经过梁俭强的联系安排,这批猫狗被安置到位于芳村葵蓬路的汇德丰花鸟鱼虫产业园内的闲置仓库内,进行救治。

  在论坛上,广州市越秀区阿派关爱小动物社会发展中心负责人陈嫱阐述了他们遇到的流浪犬救助现状。陈嫱称,他们机构每年以500只的数量帮助流浪动物被领养,但是,“我们作为一个民间组织,实在疲于奔命没有办法接受这么多动物”。“我们同时对接了广州5家救助站,每个救助站都是爆满。”梁俭强也认为,广州市现在好多的救助站都是爆满,救助站在城郊,容量有限,宠物没有领养出去,就会导致滞留。

  梁俭强表示,大部分流浪狗是杂交而来的“串串”品种,有的领养人却有着纯种狗的期待。“希望人们能够知道,义工们为流浪狗们付出的时间、心血和救助的费用其实比买一只纯种狗的费用还高。所以我们宁愿把领养的关口卡得严一些,也不愿意把流浪狗随便交付于人。”

  目前,梁俭强尝试与市区的宠物店建立合作,希望这种在人流密集处的领养小铺,有机会让更多人来参观和领养。

  “我国缺乏一部综合性的动物保护基本法,《动物保护法》草案已出台多年,但仍未出台具有法律强制力的正式法律法规。”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称,遗弃、逃逸动物的原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对自己遗弃动物的行为以及疏于管理没有尽到管理义务的行为承担责任。

  南都记者了解到,德国的动物权利和动物福利措施目前均走在世界前列,主要从动物收容福利和源头禁止这两个方面来防治“城市狗患”。德国法律规定,一旦被发现有抛弃宠物狗的行为,饲养者将被处以大约23万元人民币的巨额罚款,严重虐待犬只者甚至可判两年的有期徒刑。

  周浩表示,可以借鉴国外先进经验,从立法上规定和完善我国宠物管理收容制度,利用法律明确规定在各省市设立由政府扶持的流浪动物保护机构,专门负责流浪动物的收容和管理,通过立法规范民间救助机制,让民间救助站的身份合法化,更便利地开展流浪动物救助工作。

  流浪犬救助工作已经成为广州警方执法整治行动的重要工作。2016年起,广州警方联合多部门已连续三年开展“最严”养犬执法整治行动,今年8月至今的行动中,已行政处罚违法养犬行为125宗,没收违法犬只683条,救助收治流浪犬278条。目前,执法整治和文明养犬宣传取得较好的效果,涉犬投诉逐渐减少。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7月举办的以”救济流浪犬,如何形成合力?”为主题南都“坐下来谈一谈”论坛中,各方碰撞出了五点共识,其中第一点便是“加强普法宣传,倡导市民依法依规进行养犬登记”。据了解,广州警方拟于今年12月初免费向已办理养犬登记的市民免费发放文明养犬“四件宝”:包括一条犬绳,附有二维码,方便民警可以扫码查询犬只登记信息;一个拾便器,可抽取垃圾袋,方便市民遛狗时及时清理犬粪;一个标志牌,作为犬只狗份证明;一个犬只口罩,可以保证狗狗可以吐舌头、呼吸,并避免了吠叫和咬人。